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盎大师笔下的水仙花

盎大师笔下的水仙花


/ 2015-02-14

郭沫若在上世纪50年代出书了一本诗集《百花齐放》,载有101首写花的诗,每种花都配一幅木刻,十分精彩。此中是如许赞誉水仙花的:“碧玉琢成的叶子,雪白色的花。简简单单,清清晰楚、断梗飘萍……人们叫我水仙,倒也不错。只凭一勺水,几粒小石子度日……年年春节,为大师合唱迎春歌”。

钟芳“一盆水仙合座春,冰肌玉骨送清香”。寒冬时节,在居室里摆上一盆水仙花,清香四溢,赏心顺眼。从古到今,人们把素有“凌波仙子”之称的水仙花作为吉利夸姣的意味。它清奇纯洁、超俗文雅,飘溢着沁脾的清香,深受人们的喜爱。

小品名家和盆景艺术家周瘦鹃也偏心水仙,而且如痴如醉。为了能让水仙盎花在春节期间开花,每逢白日,周瘦鹃把水仙花放于室外和缓的阳光下,夜晚则移入室内避寒,终使水仙花在春节期间怒放,满室飘香,倍添吉利喜庆。每年夏历十一月间,周瘦鹃老是要细心挑选3株水仙花,供于母亲的灵几上,并题诗道:“翠带玉盘盛古盎,凌波仙子自娟妍;移将阿母灵前供,要把清芬送九泉。”他以清爽水仙花,聊表思母之情。“得水能仙天与奇,寒香孤单动冰肌。”在他的散文《得水能仙天与奇》里,大量援用了宋代刘邦直、元代丁鹤年、明代王谷清代龚自珍等人咏叹水仙花的诗赋,文章最初,周瘦鹃赞之:雅韵欲流,足为水仙生色!

学贯的学者林语堂对水仙花有一种特殊的亲近感。他在《人生的盛宴》一文中如许写道:“我感觉只要两种花的香味比兰花好,就是桂花和水仙花……水仙花也是我的家乡漳州的特产,此种花头曾大量输入美国,有一期间竟达数十万元之巨,后来美国农业部这种清香扑鼻的花入境,免得美国人受花中或有的微菌所浸染。白水仙花头跟仙女一样,说这种花里有细菌,可真有点想入非非。”林语堂眼里怒放的水仙,如不染纤尘的仙女,让报酬之一醉。

在郭老的笔下,“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的水仙风致呼之欲出,显得活泼逼真,每到新年钟声敲响时,它已是满盆吐艳,金盏盈盈,绿意娉婷,清香寒冷。人们从中不难看出,郭老对水仙的喜爱之情。

绘画大师吴昌硕,在篆刻、绘画以及书法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他的作品常融诗、书、画、印于一体。近代齐白石、潘天寿等人的绘画创作都遭到了他的影响。吴昌硕喜好以水仙为题赋诗作画,用笔苍劲老辣,刚柔相济,透着几分金石气味。题诗云:“水仙洁成癖,石头牢不朽。落落岁寒侣,参我即三友。谪仙何耐烦,邀月更携酒。”画家将本人和水仙花、卵石称为“三友”,当生良知,为我们品赏水仙花添加了一番情趣。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地图
共执行 42 个查询,用时 0.436365 秒,在线 25 人,Gzip 已禁用,占用内存 3.241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