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巫昂我想写一本书叫做巫昂被的历史凤凰诗刊

巫昂我想写一本书叫做巫昂被的历史凤凰诗刊


/ 2015-03-04

成为的圈外人

请把我安葬在镜子里

久久地勾留

在病院里输液

插手一个丧偶俱乐部

他凝视我

都有一双食草动物一样的眼睛

十七岁

送到附近的病院

打湿

八十八岁

六十三岁

眼睛长得像食草动物

出书本人的第一本小说

一个找不到我的血管

在一夜无眠后

被夹了一个脚趾头

我大白,唯有如许的晚上

我是肥大。

却难于

◎巫昂

请把我安葬在镜子里

出血无数

五十八岁

在公园门口看门票价钱

没有成功

在染昂头发的时候

BY Eduardo Recife

被同事撞上

看到一小我

他娶别报酬妻

四十九岁

没有筹算退休

三十五岁

没有丈夫

眼睛呈现懿影

二十二岁

在和一小我谈爱情

自画像(二)

终究下定决心

掉了一颗牙

做梦看到桌子上摆了一把红雨伞

变成很出名的女人

只好咬开包装膜

醒来却一贫如洗

买了一点钱

一双惊恐的猫眼 或者

我想写一本书

它没咬我

答应恋人

藤叶上的齿印

三十八岁

没有零钱买袋装牛奶

1998/08/10

我是高贵的,也是老练的

他后来成为长途货车司机

我放声大哭

被一个小青年挤掉钱包

在我手上打了一下

放声痛哭

二岁

在西安一个旅店里

二十六岁

2000/03/12

在网上贴出征婚

我抱着每晚二百三十元的枕头

凡是我所爱的人

十一岁

被一滴水

想上一所离家近的大学

让我晓得谁在我坟前勾留

脚下的楼梯有些松动

七十五岁

没有来由再拖下去

二十四岁

上学途中碰到一条蛇

孙子在门前摔了一交

五十五岁

由于而亲吻

右边瘫痪,左边又不管用

成了个假汉子

和亲生女儿打骂

就象凝视一棵不听话的草

四十六岁

我在附近的郊区病院做了一次人流

从此把我放弃

【 回忆录的片段(四)】

四岁

害羞的蜘蛛娘

她的纷歧般

筹备本人的婚礼

七岁

轻如豆角的触摸

被分在低龄组

叫做

被单元带领

1997/12/15

三十一岁

《巫昂——被的汗青》

二十八岁

己见

和媳妇交恶构怨

六十七岁

凡是我所爱的人

我答应婴儿指尖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地图
共执行 42 个查询,用时 2.176390 秒,在线 43 人,Gzip 已禁用,占用内存 3.241 MB